紫金财经-聚焦最头条的科技行业新媒体

卖膏药的九典制药,你被盯上了

可以说集采制度一开,药企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曾经的医药届小甜甜们,不仅销量和业绩折戟,连股价都迈入跌跌不休的熊途。





(本文首发于虎视财经,紫金财经同步首发,转载请注明来源)



“自2019年4月起,国家为了更好的服务群众看病就医,正式开启了药品集中采购的使用试点工作。



药品集中招标采购(下文简称为集采)是指多个医疗机构通过药品集中招标采购组织,以招投标的形式购进所需药品的采购方式。药品集中招标采购的目的是为了保证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制度的顺利实施,从源头上治理医药购销中的不正之风,规范医疗机构药品购销工作,减轻社会医药费用负担。”



集采是一个让所有药企瑟瑟发抖,让老百姓普遍受益的事情。过去被地方药企垄断和被带金销售搞得乌烟瘴气的医药市场,自集采后让他们失去了公立医院渠道。集采不仅挤出了中间渠道商的水分,更在比价中杀得药企痛哭流涕。



可以说集采制度一开,药企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曾经的医药届小甜甜们,不仅销量和业绩折戟,连股价都迈入跌跌不休的熊途。但这之中依然有保持坚挺的药企,凭借细分产品日子越活越滋润,九典制药就是其中之一。



自2017年上市以来,九典制药经历了近三年的股价横盘,在2020年中股价开始发力,借着全国三次集采的东风,股价从10元/股被吹到40元/股左右,用一年时间翻了四倍。



九典制药能够逆风不倒的原因,是公司在医药领域布局的独到之处,九典制药主要产品是贴膏剂和口服液等,这些品类尚未被纳入到集采之中,而且公司还有原料药资源,可以通过上游一体化降低药品成本,甚至能够在集采中以小品种竞标,抢夺公立医院的大市场份额。



然而正所谓 “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最终集采还是找上了九典制药的当家产品,随着自家的膏药也成了集采对象,其结果就是公司股价如雪崩一样溃散。



1 九典正在被机构“抛弃”



在7月16日九典制药创出股价历史新高44.68元/股后,仅仅隔了一个周末,7月19日九典制药开盘大幅低开且迅速封死跌停板,而此时消息面上一点讯息都没有。



很多投资者纷纷怀疑九典制药有什么爆雷事件发生了,但就算是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雷“在哪里?毕竟公司一季度业绩稳稳当当,作为医药企业,不可能二季度突然大幅下滑。



第二天九典制药股价继续暴跌,才有消息传出,原来7月17日广东省公布了一个地方集采联盟带量采购文件,其中洛索洛芬贴剂出现在产品清单中,而这正是九典制药当家产品。



出现在集采清单意味着该产品将面临集采的竞价,产品价格将有可能大幅下降,而洛索洛芬贴剂也是首次进入集采清单。



于是这个消息成为九典制药重大的利空压力,直接把涨势良好的公司股价打入谷底。为何一个地方集采能有如此威力?因为这次参与报量的联盟地区多达13个省区,已经囊括半个中国市场,而且地方集采向来是全国集采的探路先锋,如果地方集采的产品顺利完成招标,那么意味着全国集采的日子就不远了。



能够紧盯住集采市场消息,连地方集采的产品细节都不放过,并且可以把上市公司股价打到跌停,这自然不是小投资者的手笔,背后自然有众多机构投资者和职业投资人的推手。



根据公开消息统计,今年调研九典制药的机构就多达上百家,最近如7月7日,九典制药接受了申万宏源、恒越基金、冲积资产、方正证券等7家机构的调研,7月9日又接受6家机构调研,其中基金管理公司2家,证券公司2家,资产管理公司1家,综合保险公司1家。



机构不止调研九典制药并发布研报为其站台,还真金白银的购买九典制药股票。数据显示,截至6月30日,共有11只基金持有九典制药,二季度基金数量较上季度增加6只,合计持有735.17万股,环比上季度增长42.96%;持股市值2.8亿元,比上季度末增加1.42亿元。



九典制药的流通市值约为40亿,其中43%是流通受限股份,也就是说,在已流通股份中,机构们就占到了12%,这在一个中小盘中已经是不低的比例了。因此九典制药的一举一动会被机构们重点关注,毕竟投资者消息慢了亏个几万块,机构们如果手慢了,亏的就是几百甚至数千万。



于是一步步推高九典制药股价的机构们,在得知九典制药核心产品纳入集采竞争后,纷纷抛弃了它,并合伙将消息又多捂了一天多,才让中小投资者知道为何当了冤大头。



2 集采撕破“独家”面皮



之前提到九典制药也曾有产品参与集采,还能“以小博大”获得市场机会,为何这次就不灵了?



关键是这次被纳入集采的产品是洛索洛芬钠凝胶贴膏,可以说直接让九典制药没了退路。如果说云南白药的估值根本是中药云南白药,片仔癀的估值根本是中药片仔癀,那么九典制药的估值根本就是化药贴剂洛索洛芬钠凝胶贴膏。



洛索洛芬钠凝胶贴膏是九典制药在国内首家研制生产的产品,也是公司核心产品,该单品2020年销售收入超过4亿元,且销量呈现逐季提升,适应症是骨关节炎等慢性疼痛,有券商发布研报预计该产品今年有望销量过8亿元。



此前机构们大举调研九典制药,主要就是冲着洛索洛芬钠凝胶贴膏去的,作为目前为止的独家品种,洛索洛芬钠凝胶贴膏也是九典制药未来业绩和估值的保证。



今年6月底,九典制药接待了中信证券和中银基金的调研时,针对洛索洛芬钠凝胶贴膏是否会纳入集采的提问,公司表示从目前的政策来看,产品进入集采的前提是通过一致性评价的企业达到3家及以上,而洛索洛芬钠凝胶贴膏上市的目前只有九典制药一家,短时间内还达不到集采的条件。



然而打脸来得如此之快,紧接着7月广东省牵头的集采联盟就把洛索洛芬贴剂纳入到集采名单中,虽然九典制药对外发声,表示投资者对此过于敏感,而且集采联盟纳入的洛索洛芬贴剂与洛索洛芬钠凝胶贴膏是否为同一产品,公司还有待确认,但市场并不认可这种看法,公司股票几天便跌去30%。



不怪投资者信心崩塌,实在是九典制药之前将洛索洛芬钠凝胶贴膏吹得太过美好。虽说洛索洛芬钠凝胶贴膏是九典制药独家,但洛索洛芬贴剂还有乐松等企业生产,这一品类并不是九典制药真正的独家,之前由于没有集采压力,玩名字游戏混个独家,机构们也懒得说什么,但当真正被纳入集采名单后,机构便纷纷变脸抢破头出逃。



3 小品种也怕大集采



虽然此次是地方集采,市场影响力和议价能力可能不如全国集采,但这背后预示的信息却足够发人深省。此前集采对象主要是口服类仿制药,而对于凝胶贴膏剂、透皮贴剂等,一方面这是一个小而美的市场,另一方面国内化药贴剂要比国外的贴剂艰难很多,化药贴剂几乎都是止痛类药物,留下来的品种分外稀少。



集采的本质是挤出市场用药量大的产品水分,因此对于贴剂极少涉及,然而这类产品对于消费者来说却是家庭常备药物,而贴剂也从过去的几元逐步涨到几十元甚至百元。基于消费需求量大,市场标准不统一情况下,贴剂生产企业可谓赚得盆满钵满。



从九典制药业绩就可以看到,洛索洛芬钠凝胶膏是公司2017年上市时的募投项目,随着产品生产上市,公司的营业收入在几年时间就从5亿元左右直接翻翻。



尝到甜头的九典制药更是开始研发不同类型的贴剂,如酮洛芬凝胶贴膏、氟比洛芬凝胶贴膏已申报生产,吲哚美辛凝胶贴膏处于临床研究阶段。



然而一片大好的贴剂市场终究没有躲过集采的大棒,别看名字花样翻新,甚至可以自诩为品种独家,但贴剂市场大多数都跳不出仿制药的格局,化药贴剂非甾体抗炎类的洛索洛芬钠、氟比洛芬、吲哚美辛到阿片类的芬太尼,数得上名字的几乎都是肌肉骨骼肌类目用药。



螺狮壳里做道场,最终把自己做得无路可走,吹了一年多的洛索洛芬钠凝胶贴膏最终被集采撕下了独家的外衣,必须接受同行间的价格竞争,而那些被忽悠来后,卖出动作慢了一步被关进去的机构,则不得不寻找九典制药新的故事,好让投资者来充当垫背的韭菜。



只是当化药贴剂被集采撕开一角,剩下的产品被纳入各个地方集采以及全国集采,已经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了。作为一家缺乏真正产品创新力,估值还在60倍的中小盘药企,九典制药能够拿得出手的话题还真不多了。



可见,医药板块虽然被视为防御性板块,产品也往往不受市场周期影响,但集采这个大杀器真的是达摩克里斯之剑,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落在一个此前从未参与集采的产品身上,而生产它的药企就要遭受业绩和资本的反噬。



至于应对集采的办法也很简单,选择那些低估值的药企,或者不靠仿制药靠创新产品盈利的企业,至于A股市场上是否有这种药企,欢迎来评。